三峡接用岸电工程遇阻 如何治理待闸船舶污染

  三峡接用岸电工程遇阻 如何治理待闸船舶污染导读:接用岸电是国家倡导的船舶靠港降污减排的主要措施,但基层探索“以电代油”岸电工程时困难重重。【中国环保在线 废气处理】船舶锚泊期间,柴油机燃油发电造成空气、噪音污染严重。随着三峡工程的兴建,川江航道航运条件得到极大改善,往来船舶越来越多。与此同时,船舶污染也对当地的生态环境造成威胁,如何治理三峡待闸船舶造成的环境污染受到多方关注。

 

  三峡接用岸电工程遇阻 如何治理待闸船舶污染
由于三峡船闸通过能力不足,船舶在三峡坝区待闸已成常态。船舶锚泊期间,柴油机燃油发电造成空气、噪音污染严重,对三峡库区和中华鲟产卵地生态环境构成威胁。走访发现,接用岸电是国家倡导的船舶靠港降污减排的主要措施,但基层探索以电代油岸电工程时困难重重。
待闸船舶污染危害严重
曾经的长江三峡,河道狭窄,水流汹涌,舟楫难行,夜不能航。随着三峡工程的兴建,川江航道航运条件得到极大改善,2011年,三峡船闸全年累计通过量突破1亿吨,提前19年达到设计通过能力。到2016年,三峡船闸通过量更达1.305亿吨,超过该船闸设计年通过量的30%,往来船舶已不能实现即来即走。
统计显示,2016年三峡坝上坝下平均每天积压待闸船舶260余艘,高峰时停船近千艘,每艘船平均待闸时间在44小时以上。
据了解,三峡坝区待闸船舶主要停靠点是三峡坝上沙湾、葛洲坝下临江坪及两坝间乐天溪等3处锚地,以及杉木溪、郭家坝、云池等10余处临时停泊区。《瞭望》新闻周刊日前在坝上沙湾锚地看到,近20艘待闸船舶沿河岸排开。时值午饭时间,船舶纷纷使用柴油机发电,股股黑烟随风飘散格外呛人,阵阵轰鸣此起彼伏震耳欲聋。
我们也感觉烟味重,声音大,但必须燃油发电才能作业。正在指挥水手清洗甲板的明华899轮大副朱永明表示,柴油发电机发电时声音在80至90分贝,使用增压器时声音达100分贝以上,巨大的噪音也让他们十分痛苦。但由于已在沙湾锚地待闸4天,支撑通讯设备的蓄电池电量已耗尽,必须启动柴油发电机充电。
待闸船舶柴油机发电已经成为公害。秭归县环保局党组书记宋辉介绍,秭归县每天待闸锚地日均停靠60艘过往船舶,遇船闸检修、大雾等恶劣天气,高时达150艘。由于待闸船舶用电需求不同,发电时间不固定,一天24小时都存在燃油发电情况。不仅噪音扰民,其排放的一氧化碳、硫化物、氮氧化物、细颗粒物等污染物更是让库区空气质量不断下降。
基本上是一天震三次,一次两小时,震得人心慌气短,废气处理无法入眠。靠近沙湾锚地的茅坪镇松树坳村的多位村民表示,每天待闸船舶集中做饭时间段污染更严重,空气和噪音污染让大家苦不堪言。
坝下临江坪锚地正好位于国宝中华鲟后产卵场河段。日前在现场看到,280余艘各类船舶并排锚泊于此,集中燃油发电产生的污染问题更为突出。
河牛68轮是由南京开往重庆的6000吨散货船。下午时分,该船正启动发电机为GPS、AIS及船用雷达充电。走进机舱发现,尽管只启动了一台50千瓦的发电辅机,但噪音巨大。轮机长助手谭上校交流只能伴以手势。他表示,船上有10台空调、3台电视以及冰箱、电磁炉等设备要用电,每天发电需烧油0.25吨。
更严重的噪音和空气污染发生在移动泊位之时。明泰86轮轮机长柴春叁说,目前在坝下平均需要待闸3天左右,期间会根据通航部门调度更换锚泊地点,此时就需要启动1200千瓦的主机,一个小时就需要耗费0.15吨柴油。
噪音不断让中华鲟无法休息,干扰其性腺发育。中国水产科学研究院长江水产研究所研究员危起伟说,噪音还会混淆鱼类听觉,对它们造成惊吓。由于江面狭窄且水位较浅,中华鲟在上浮和躲避过程中极易被撞死撞伤。2006~2007年进行调查发现,有50%的中华鲟在上浮过程中被撞死撞伤。随着待闸船舶数量增多,问题可能更趋严重。
每年有14万艘船舶待闸三峡,排放的硫化物约10吨,碳氧化物4000吨,PM2.5约3吨,对坝区空气质量和水下生物造成严重不良影响。全国人大代表、民建宜昌市副主委张琼调研发现,三峡坝区位于长江河谷地带,受西北高山和半高山阻碍,常年风速较小,静风频率高,污染物不易扩散。哪怕是很少的污染,都容易形成雾霾天气。
 

本文由黑玛环保网发布于废气处理,转载请注明出处:三峡接用岸电工程遇阻 如何治理待闸船舶污染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